还需要地方政府配合

2020-06-13 14:20

减少部门职责交叉和分散,最大限度地整合分散在国务院不同部门相同或相似的职责。房屋登记、林地登记、草原登记、土地登记的职责,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职责,退役士兵安置、军队转业干部安置的职责等,分别整合由一个部门承担。

除法律、行政法规或国务院有明确规定的外,其他达标、评比、评估和相关检查活动一律予以取消。

邓国胜表示,近些年,我国乱评比的现象较为突出。由此衍生的乱摊派、乱收费、乱发牌、乱办班、乱执法、乱检查等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比比皆是。例如,一些达标、评比机构甚至是注册在外国或其他地区。太多太滥的评比会导致一些企业和个人无法正常经营和生活。

他解释,例如在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部门,对于其他部门非常重要的一些职责,在这里可能只是居于末游的次要职责。这将会直接影响到相关职责的执行力度。说到底,影响的将是民众的利益。同时,将一些职责整合由一个部门承担,也使得这些职责的政策调整和落实不再需要部门间协调。

汪玉凯则对此表示,这有利于打通生产和流通领域的各环节,基本实现无缝隙化管理。同时,这也能提高政府部门对民众的服务质量,能够给企业的经营带来较为便利的环境。

汪玉凯预计,转变职能后,国家部委以前掌握的很多项目资金,有望转移给地方,或者交由国家层面更为公正合理地统一使用。届时,“跑部进京”的情况有望逐渐减少。

邓国胜提出,整合分散在不同部门相同或相似的职责,最大的好处是使这些类似的职责获得同等重要的重视程度。

对已列入国家有关规划需要审批的项目,除涉及其他地区、需要全国统筹安排或需要总量控制的项目以及需要实行国家安全审查的外资项目外,在按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原则减少审批后,一律由地方政府审批。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邓国胜教授表示,不修好沟渠就放水,一定会引发洪水,因此权力下放一定要伴随着加强法律监管和依法投资。在放权后,邓国胜强调应进一步理清权力边界。地方政府在获得一些权力后,必须合理分配这些权力给部门,而且要设立一定的约束机制,完善内部管理机制,加强人大政协的监督,出台地方相关的监测指标和评估机制,以避免某些部门以权谋私。

对于推动建立统一的信用信息平台,逐步纳入金融、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交通违章等信用信息的新政,邓国胜认为,这有利于部门间进行协调,进而提高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

少儿编程成资本“香饽饽” 业内:需中国式玩法中国约84家互联网公司实行996 专家:涉嫌...县委书记收钱搞“三收三不收” 自称是小偷式官...破形式主义、给基层减负 中国多省份整治文山会...“扫黑除恶,害人害己”…基层标语种种奇葩现象...空前规模减税降费红利兑现,亿万市场主体感受如...专家解读顾雏军案再审改判:两项罪名为何撤销?新修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主动公开”更明确具...未成年人遭父母隐蔽侵害 能否撤销父母的监护权...深圳辟谣建超高摩天大楼:没有新审批超高层建筑

他举例称,像目前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职责就分属不同部门。这种社会保障“各自为政”的状态导致社保统筹层次较低,以及各地待遇不同,有些地区待遇偏低的现象。他认为,我国应借此逐步实现社保“一盘棋”,以撤并卫生部并新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为契机,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职责全部划归至人社部。

除依照行政许可法要求具备特殊信誉、特殊条件或特殊技能的职业、行业需要设立的资质资格许可外,其他资质资格许可一律予以取消。按规定需要对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人进行水平评价的,国务院部门依法制定职业标准或评价规范,由有关行业协会、学会具体认定。

他介绍,过去政府对市场和社会的干预较多。即使是地方一些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项目,从立项前的前置审批,再到投产后的一些后置审批,还需要地方政府配合,再到北京的有关部门进行审批。这也造就了各地通过驻京办,每年都需要不断地“跑部进京”,来进行各种事项的审批,因为拿到批准的项目,就能拿到很多项目资金。

邓国胜介绍,国外一些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乃至达标、评比、评估,其实都是一些非政府的行业协会在做。但他们却通过高额罚款,甚至取消行业准入资质等“雷霆”手段,能够有效震慑行业内企业,使其轻易不敢越雷池一步。

整合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土地使用权和矿业权出让、国有产权交易、政府采购等平台,建立统一规范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有关部门在职责范围内加强监督管理。整合业务相同或相近的检验、检测、认证机构。推动建立统一的信用信息平台,逐步纳入金融、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交通违章等信用信息。

邓国胜认为,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起我国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乃至在达标、评比、评估方面的公信力。例如在食品安全方面,内地很多人就对婴幼儿奶粉质量不放心,并转而到香港去抢购奶粉。

除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等重大项目外,按照“谁投资、谁决策、谁收益、谁承担风险”的原则,最大限度缩小审批、核准、备案范围,切实落实企业和个人投资自主权。

邓国胜建议,关于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乃至达标、评比、评估,重要的是要将行业协会与政府彻底剥离,逐步杜绝那些一套人马、两块牌子,那种以行政或半行政手段乱收费的现象。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表示,转变政府职能正是这次我国大部制改革的最大着力点。